杳一勺盐

*请点开
(嘉吹)主吃凹凸安雷安/嘉瑞嘉/凯柠/帕佩/卡埃 杂食cp(天雷瑞金)+灵魂画手w
cn杳杳 是一名初二狗
文笔超差w
一篇文字数超少,可囤
欢迎小天使和大佬们(虽然不可能)来骚扰w
有小红心就超开心了!会去查看每一个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人!w
是个会傻等每篇文涨热度的沙雕(x)w
QQ:1756418687可扩列♥

「嘉瑞」海的儿子(?)②

15555贺文超棒!谢谢北卿:D

若:

*cp嘉瑞


*私设一大堆,梗源是《海的女儿》(大概)


*ooc有


*是HE


——————


“你知道,你现在可以离开我们的手了,”她的祖母老皇太后说。“来吧,让我把你打扮一下吧。”


于是她在这小人鱼的头发上戴上一个紫罗兰编的花环,不过这花的每一个花瓣是半颗珍珠。


“这叫我真难受!”小人鱼想。


“为了漂亮,一个人是应该吃点苦头的。”老祖母看出他的别扭,笑着说。


哎,小人鱼甩了甩银白的长发,他倒真想能摆脱这些装饰品,把这沉重的花环扔向一边。就连他花园里的那些玫瑰,他戴起来都要合适得多——尽管他也根本不想将他可爱的花儿们摘下。于是他摸了摸耳上戴着的刀状的绿色耳环——还是伴生的烈斩比较适合他。


“再会吧!”他难得地对他的祖母以及哥哥们说。然后他就转身,轻盈明朗得像一个水泡,迫不及待摆摆浅紫的鱼尾就向上直直地浮出水面了。


当他把头伸出海面的时候,太阳已经下落了,可是所有的云块还是像他那玫瑰似地光晕萦绕;同时,在这淡红的天上,星星已经静静地闪着光了。空气是温和的、新鲜的,混着点儿他所熟悉的海的味道,舒服极了。海非常平静,这儿停着一艘有九根桅杆的大到他从没见过的船。船上只挂了三张帆,因为没有一丝儿风吹动。


这儿很喧哗,歌声和着音乐回荡在了空荡而神秘的大海上,于是大海鲜活起来,也染上了一点欢乐的色彩。当黄昏逐渐变得阴暗的时候,各色各样的灯笼就一起亮起来了。小人鱼就追随着那灯笼,一直向船窗那儿游去。每当海浪把他轻盈的身子托起来的时候,他就可以透过窗玻璃,望见里面站着的许多身着华服的男子;但他们之中最美的一位是那位有着火焰般炫目的金眸的王子——他的发也是这样耀眼的颜色,只是他的神色有着明显的不耐与漠然:无疑地,他的年纪很小。实际上今天是他的十三岁生日,正因为这个缘故,这里才这样热闹。


小人鱼躲在暗礁后,看着他们的目光略带艳羡。他就一直这样沉默地看着他们——或者说是那个耀眼的王,直到深夜。灯一盏一盏灭了,喧嚣声也渐渐低了。这繁华的一切终于陷入了沉寂。


小人鱼有些失望,正准备收回目光之际,他撇到了甲板甲板上的人影。


是他!


小人鱼惊喜地眨眨眼,他很想叫住他,可是他没有。他知道他或许会吓到他。


小人鱼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很快活地把身体埋在水中游了几个圈。


重新睁开眼睛时他却吓了一跳,他看到那个王子正缓缓往下沉,虽然他时不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识的动作使他的身体不那么快沉下去,但是他紧闭的双眼和微张的口中不停冒着的气泡还是揪紧了小人鱼的心。


他下意识地就向那边游去,拥入怀中的触感却热烈灼人,与他的冰冷格格不入。


小人鱼却没有管这些,虽然他很想让这个人到海底陪他——他知道他们很像,但是这意味着这位年轻漂亮的王将死去——他听祖母说过。


窜出水面的时候小人鱼看到之前船上的人在焦急地找什么,他知道他们是在找此刻他抱着的那人,也知道他应该把这个人送到船上。可是他对人类——特别是这样多而且让他如此不适的人类,终究还是隔阂的。


只是正专心想着事的小人鱼明显没有注意到,他怀中的人,此刻竟已睁开了眼挑眉看他。


嘉德罗斯兴味地看着小人鱼微微皱眉苦着一张脸的样子,无疑是美丽动人的。


有趣。


他垂眸暗暗笑了,按理说平常的他此时定会因为眼前这个生物打扰了他在海中的清净时间甚至失礼地把他这样抱住而发怒,然后把那个渣渣打一顿,让他该回哪回哪去——或者是让他的臣民把他残忍地处理掉,让他知道冒犯自己的后果。


可此时他却对这条人鱼很感兴趣,因此就闭眼装晕想要看看他接下来回干些什么。


要知道他可不是没见过人鱼,渔民们曾捕到过落单的这种漂亮生物——虽然他在见到过后只觉得那些渣渣也只不过是一群俗物。


接着他就被放在了沙滩上,温度不高,可他居然贪念起那人鱼的冰凉。


“希望会有人发现你。”他听见人鱼清冷的嗓音,不像他听过的那些雌性人鱼那样明亮甜腻的魅惑,也不似那些雄性那般沙哑低沉的呢语。他的声音介于这中间,不多不少,只是更让他觉得欢喜——这就是他所想要的,当这声音的主人在他身下承欢,这样的清冷一定会染上热烈的娇媚,吐息间也诱人心魂。


“这是……邻国的嘉德罗斯?”只是另一人的声音却不适时地介入进来,嘉德罗斯知道,那是邻国国王的孩子,是他可能会要结婚的对象——金。他原本对此没有感觉——不过就是联姻——虽然他很不喜欢自己选择的自由被这样束缚,虽然他并没有想要的人。但是现在,嘉德罗斯只觉得厌恶——觉得这个讨厌的渣渣扰乱了他,他更希望自己的结婚对象是那条至少第一面就感兴趣的人鱼。


但是他没有动,他心里莫名地想要知道小人鱼会怎样做。


“我叫金,你呢?”


“格瑞。”


格瑞就是他的名字?这样随便告诉陌生人自己的名字……


“原来你叫格瑞啊。你是人鱼吗?”


“嗯。”


“那这个人……”


“海里捞的。”


“哦,那……”


“我要回去了,他交给你。”


“哈?欸——等等——”


格瑞走了?


刚刚还在暗自恼怒的嘉德罗斯难得反应迟钝地意识到这点,猛然坐起时果然就只看到金一脸懵逼地蹲在边上,他厌恶地皱眉,起身俯视他道:“渣渣,我只会和格瑞在一起,你——”他顿了顿,目光更是不屑,“祈祷别被我杀死吧。”


————
是给杳杳 @杳一勺盐 的生贺——!虽然迟了(……)对……对不起呜呜X﹏X
呜呜呜总之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3)

  1. 杳一勺盐北姓老鸽 转载了此文字
    15555贺文超棒!谢谢北卿: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