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一勺盐

*请点开
(嘉吹)主吃凹凸安雷安/嘉瑞嘉/凯柠/帕佩/卡埃 杂食cp(天雷瑞金)+灵魂画手w
cn杳杳 是一名初二狗
文笔超差w
一篇文字数超少,可囤
欢迎小天使和大佬们(虽然不可能)来骚扰w
有小红心就超开心了!会去查看每一个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人!w
是个会傻等每篇文涨热度的沙雕(x)w
QQ:1756418687可扩列♥

【嘉瑞ABO】冬日暖阳(二)

*日常ooc
*abo预警
*cp为嘉瑞,微凯柠(可能看不出来),勿ky
*文笔小学生警告(想挖个大坑把自己埋了)

意外就是意外,总是出人意料。
卧室桌子上的书还翻开着,上面放了一支笔,书上勾勾画画,最靠后的一条直线的尾端颤颤的扬了上去。
书的主人正踉踉跄跄的跑向大厅。
发情期来的突然,甚至提早了一周。热潮一浪接一浪,拍打着格瑞紧绷的理智。泛白的指节死死捏着空玻璃瓶,下一秒就要将它碾至尘埃。
该死的,偏偏这时候标记失效,连抑欲剂也只剩一瓶,明明记得还有至少五瓶的。昏昏沉沉的大脑把记忆搅和成了浆糊,阻止了格瑞的思想。
只穿着薄薄的衬衫,平常恨不得缝上的扣子被解开了几颗,靠着冰凉的镜子还维持着理智。
热...
现在只能祈祷嘉德罗斯快点回来了。
话说嘉德罗斯还在执行任务,安莉洁的电话就打来了。
“不用完成任务了,已经被撤销了。”
嘉德罗斯看着手里的任务单,这是最后一个任务。
“怎么突然撤销了?”
“不知道,我也刚接到消息。”
“...行,我知道了。”
长舒了口气,想着能回去早点休息的嘉德罗斯开车赶回了家。
吃完饭就睡一觉吧,这样想着,心情也愉悦了点。却不想开门就是这一幕。
格瑞蜷缩在大厅镜子前,旁边有一堆碎玻璃渣,他把头埋在胳膊里,看不清表情。
丢下手里的包,嘉德罗斯两步并做的来到格瑞面前。
“怎么发情了?”
或许是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格瑞缓缓抬头。嘉德罗斯才发现他嘴唇上涂满了鲜红的血,还有一直压着的胳膊上被划破的伤口。
嘉德罗斯莫名有点不爽。
怎么说也结婚了,俩人算是合法夫夫,看着自己的人受了伤(还是自己弄的)当然会不爽。
嘉德罗斯轻轻的抬起格瑞的脸,强迫他与自己对视。紫色的眼睛里本来是被冰川填满,现在却崩溃融化。
“这么讨厌发情的失智?(我已经石乐志了)”
“...”
料到他不会回答,嘉德罗斯目光向下移动,然后凑上前舔了舔格瑞唇上的血。
“你...干...”
“讨本。”
甜腻的牛奶被带酸的菠萝纠缠在唇齿间,混合着铁腥味和晶亮的液体顺着嘴边流下。
格瑞浑身发软,快窒息时才被放开。
“真是狼狈。”
“要回卧室吗?”
他无力的点头,自暴自弃的靠在嘉德罗斯的肩膀上,任由他抱回卧室。
(我不会开车,没驾照w)
黑暗中一双蓝色的眼睛闪着得逞的光,随即把四瓶抑欲剂丢回放置它的小盒子里。
“安莉洁,”她小声的对着手腕上精致的手表“我完成任务了,格瑞绝对会被嘉德罗斯完全标记的。”
“嗯,凯莉,我想喝冰柠檬茶。”
“好哒~我给你带,晚饭出去吃。”
“行。”
某只魔女今天也很坑人。

————————————————
哟~这里依然是杳杳(什么鬼)w
拖更现在十分抱歉•﹏•
本来在想该怎么面对催更的同学,结果惊喜的发现有两个小天使关注了我(激动)。
从天天求粮的人变成了用颤抖的手产粮的人真的很奇妙。
一有灵感会来更的!不更就是学业的原因了...
嘛,谢谢 @是霜霜不是爽爽 一直以来的打卡!



评论(8)

热度(33)